冀中能源峰峰集团万年矿:传承“五福”内涵,建设“幸福文化”
作者:佚名    信息来源:中工网--《工人日报》    点击数:345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11-6

 中国传统文化在人与道的关系上强调: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,凸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。这些年,企业用传统文化推进幸福文化建设,用制度管理提升幸福保障力,职工也从“制度管理让人感到不自由”的质疑,慢慢转化为一种文化自觉。

传承“五福”内涵,建设“幸福文化”

班前会之后,充满“精、气、神”的职工,正在排队等待下井。

  “兄弟们,下井辛苦了!”每一次升井,矿工赵天柱看到井口大红的标牌,内心都会涌起难以名状的感动。走过整洁的文化长廊,看着两旁亲人们的大幅肖像和问候语,听着《回家》的悠扬旋律,他说:“啥叫幸福?大家心里有你,这就是幸福!”

  离井口不远处的矿灯房,女工樊秀芬正仔细擦拭着墙上“快乐工作法”的牌板。她说,曾经为儿子买婚房借了很多钱,压力很大。班长发现她情绪不佳找她谈心,工友们你一万我五千地借钱给她,“你说,生活在这样的大家庭里,我能不幸福?”

  这些是冀中能源峰峰集团万年矿幸福文化建设呈现出的点点滴滴。采访发现,让每个矿工都幸福,是近几年这个矿开展的一项活动,也是这里每个人心底的祈愿。

  幸福文化该如何构筑?

  走进职工幸福园,置身铺青叠绿的环境中,看着湖面荡起的粼粼波光,这里的人们不会忘记,同样的美景中,这里也曾出现过一些并不和谐的现象,一些职工常常会有牢骚,这在当时被党群工作部一位负责人概括为“端起碗吃肉,放下碗骂娘”。

  他说,“收入不断上涨,房子越住越大,当时我们觉得做得够好了,可一些职工就是不认可。”

  困惑的,不仅仅是这位部门负责人。面对瞬息万变的发展形势,职工的思想观念、思维方式、价值理念也逐渐发生了巨大变化,生产生活需求呈现多样化,单纯的物质提高已经不能满足职工对幸福生活的追求。

  万年矿党委书记郑希平说:“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以人为本,幸福文化是一条十分重要的支流,传统幸福观强调‘五福’,即长寿、富贵、康宁、好德、善终,就凝结着中国人对幸福的理解和追求,只要取其精华、结合当下,就会形成矿工自己的幸福文化,让职工生活在幸福之中。”

  据此,矿党政成立幸福文化研究小组,通过座谈、问卷、总结、分析与职工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幸福因素,以传统“五福”幸福观为原型,创新构建了以“安全、健康、生态、文明、和谐、富裕、成长、快乐、管理、发展”为内涵的10项幸福指数评价体系,通过科学量化对标,为推进职工幸福架设了平台。

幸福能否用指数体系推进?

  “老哥哥,您觉得现在安全教育模式适合您吗?”

  “咋不适合哩,看着电影就学会了!”

  “天天下井,你对现在安全保护设施满意吗?”

  “矿里最近又上了挖掘装载机,俺不那么累了,也更安全了。”

  10月20日,在二采区宿舍,幸福文化调研组成员和职工正在进行互动交流。

  幸福感是职工的一种心理体验,而幸福指数,则是衡量幸福感受具体程度的主观指标数据。这种“主观”,与职工的“心理体验”是否一致?如何让幸福指数的设置更科学,通过指标的推进,让职工越来越多地体验生活的幸福,实现共建共享的良性循环?

  采访发现,这套包含10项指数的体系,又细分为200余项分指标,具体化为500余项评分点。比如在“员工成长指数”中,细分为“职工每年参加教育培训的时间”、“从基层一线选拔干部的比例”、“职工对各自岗位安排满意度”、“岗位工作强度是否逐步降低、环境逐步改善”等24项分指标。

  该矿安全管理部副部长刘杰介绍,10项指数体系及所有分指标,都不是“拍脑袋”想出来的,全部来自一年一次的职工幸福感大调研,同时根据职工的不同诉求对分项及评分点进行动态调整。比如,年产300万吨煤炭的万年矿安全生产周期已创造了纪录,但投产近30年,一些设备需要更新。这也来自于职工们在关注安全生产建设的同时,更关注劳动条件的改善,“矿里上了两套斜巷人行车,上了卡轨车,使矿工从井口到工作面实现一次换乘即可到达,再不用在巷道里上坡下坡地走几公里的路。”

  “目前井下防尘喷雾设备的设置率已达100%。”职业病防治科科长秦正军介绍,自动喷雾、管路改造的投入每年不下百万元,防噪投入也在百万元上下,“拿不出防尘防噪的具体办法,职工不满意,我们会被扣分,挨板子。”

  “秦科长所说的‘挨板子’,正体现了这套体系对管理层的约束。”党群工作部曹毅介绍,目标愿景、对标测评、保障工程“三位一体”的指数考评涉及了各个科室区队,人人头上有目标。同时,这套动态的攀升机制,又不断设置新目标,使人人头上有压力。“建立机制、对标推进、弥补短板,这样才能让职工一步步接近幸福、触摸幸福。”

  幸福不幸福,矿工自己打分说话

  采访时,矿长刘贵喜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  2013年度在幸福指数测评中,通过匿名问卷和硬件环境对标发现,“安全管理指数”中的“管理体系”分项,10分分值得分不到四五分,有职工说,“警察管我们,谁管警察呢?安全员懈怠,我们的安全咋保障?”

  面对职工的质疑,矿党政抽调专业人员,组成井下“督查”分队。对存在隐患没有及时上报的安全管理人员,严格问责,对影响生产进度的疑点、难点现场调研指导,全面提高了正规循环率。

  幸福不幸福,需要矿工自己打分说话。据了解,对幸福指数体系的考核,万年矿采用主观测量和客观测量两个100分结合,而主观测量的分数就是全部3300多名职工调查问卷的总和。

  矿工会主席杨国顺谈到,2013年,回采单位5名青工多次旷勤、迟到。问及原因,他们说,“不上网没意思!”幸福指数测评发现,职工的精神文化需求满足率较低。通过义务放电影、搭建青年文化交流群、组织各种文体活动,不仅青工的出勤正常了,就连一些老工人酗酒的现象也大幅下降。

  刘贵喜介绍,中国传统文化在人与道的关系上强调: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,凸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。这些年,矿里用传统文化推进幸福文化建设,用制度管理提升幸福保障力,职工也从“制度管理让人感到不自由”的质疑中,慢慢转化为一种制度自觉。

  刘杰说,早些年,推行集体升入井,一些职工当时就说“走形式,瞎折腾”。2012年回采单位一名职工高血压突发,晕倒在地,正是由于集体行走,工友们立即将他从井下送到了医院。

  “矿里的各种制度规范,就是为了保障职工的生命、健康、幸福。”郑希平说,在幸福文化的推进过程中,积极推进“应知必会”、学习培训、发放安全家书等活动,通过考核、规范,制度正在内化于心、成为职工的文化自觉。

    (何伦书)